要不然的与只敢与处女打交道的毛孩子又

“喂,你可否吻我一下?”
“喂,洗个澡吧。浴室在这边。”
“喂,现在能不能见一面?”
“喂,有没有时间哪?”
“喂……”
“问什么?”
“问题?”
“问题就在他的体贴上。他是同情我,觉得我是个没有子宫的可怜女人,所以才对我体贴的。”
“问题就在这里。一般而言,比如痛得比较厉害啦,肿块比较大啦,出现贫血啦,再综合考虑年龄因素等,由各个医生自己判断。不过,最近,子宫囊肿手术骤增,而大多数都是连子宫整个切除了。对这种处理方法,现在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问一个奇怪的问题,男人会不会在节骨眼上突然失灵?”
“喔,你吓死我了。”
“喔,是吗?你们俩的事我管不着,不过,以后经常来喝酒就行了。”
“我,没有子宫。”
“我,你该知道,是个做了手术的女人。”
“我?”
“我?那怎么行?”
“我……”
“我爱你,即使我到了美国,也忘不了你。”
“我爱你,请你千万不要忘记。”
“我爱你。”
“我把你一直送到家吧。”
“我把自己的秘密都说出来了,现在轮到你说你的秘密了。”
“我拜托你了。”
“我傍晚吃过了。”
“我本来想回去。”
“我必须成熟起来才行。再那样被前面男人的幻影所吓倒,还算得上是男人吗?要不然的与只敢与处女打交道的毛孩子又有何异?”
“我并没什么……”
“我并没有放弃。”
“我不……”
“我不成,是因为所长的缘故。”
“我不打电话给你,你知道原因吗?”
“我不懂。”
“我不敢断言,但愿不是如此。若真是这样,那实在是不可原谅的。”
“我不干。”
“我不行。”
“我不行……”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实际上醉成这个样子也不可能做得了什么。”
“我不会放开你。”
“我不会干那种事。”
“我不会后悔。”
“我不会做什么的。”
“我不是逞强。”
“我不是催你这个事。”
“我不是逢场作戏,我是真心实意的。”
“我不是患者,提出这样的要求人家可能会觉得奇怪,但我若声称我是木之内小姐您的亲戚或熟人,我想他会见我的。若他不见我,我就投诉到医师会。”
“我不是流氓地痞,我是学生。”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