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雷和你姐姐还等着咱们呢!

“吃饭啊!”刘晓飞说,“张雷和你姐姐还等着咱们呢!”
“吃饭的时候我没注意,名字没记准。”张雷说,“不好意思啊。”
“吃饺子了!”耿辉高声喊,“炊事班上饺子!”
“吃了饭再走吧!”林秋叶在后面喊着。
“迟到什么啊?”何小雨不看他自己骑着,“我又没让你每天来等我。”
“冲啊——”
“抽吧,你长大了。”林秋叶说,“而且你是战火走出来的,这是可以理解的。”
“抽烟对身体不好。”刘芳芳说,“我在家的时候,我爸爸就不敢抽烟。我妈妈现在老给我打电话,说我爸爸现在可猖獗了,烟不离手,就等我回去教育呢!”
“臭的很!”
“臭小子!”张师长点着烟,“什么时候去陆院报到?”
“臭小子,别胡说!”林锐笑笑,“你好好学习是真的!”
“臭小子,电话里面替我问你爸爸好啊!”所长笑笑,司机开车走了。
“出,出早操!”老薛咬着牙说。
“出发!”
“出发!”何志军把盒子包好,“不要让老耿失望!”
“出发!”武官命令。
“出国?”林锐惊了一下。
“出来吧。”
“出去!”方子君的语气很坚决。
“出去吧。”方子君声音缓和下来,“我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会。”
“出事了。”耿辉无奈地说,“我们上报军区直工部的士兵提干推荐名单被打回来了。”
“穿上这个衣服你还象个人啊?”林秋叶笑道。
“船太小了!”刘勇军高喊,“有大船没有?!”
“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张雷低沉地背诵着。
“刺杀还记得不记得?”
“聪明,那你还打个屁啊?赶紧滚蛋!”
“从即日起,林锐调出特战一连,到大队农场养猪!”
“从即日起,特战一连扩编为特战一营!”何志军严肃地看着大队的全体官兵,“特战一连代理连长、一排排长陈勇提升为特战一营副营长,代理特战一营营长职务!正式任命很快就下来,你从少尉正排直接提升为中尉正连!但是你的实际职务却是副营,而你要代理的却是正营的职务。你知道这个担子的分量吗?!”
“从哪儿来的?”老刘很意外。
“从你离开部队进入阳明湖受训开始,你的资料就在我的办公桌上。”冯云山递给他一支烟,“你很优秀,在海军陆战队的特种部队是个优秀的特战军官,在阳明湖也是个出色的特工学员——这样的例子不多见。”
“从我们军队的角度看,要抓紧防谍保密教育。”保卫部长说,“特种侦察大队技术含量高,人员素质高,军内地位高,在常规陆军部队里面算是一个出其不意的杀手锏。境外特务组织把特种侦察大队当作情报搜集的要点完全不出乎我们的意料,我们的内部保卫工作要做好,官兵要树立国家安全意识,对外接触要保持清醒头脑——尤其是涉密人员更要做到一切都要向组织汇报!”
“从现在开始,萧琴不许出大门一步!”刘勇军颤抖着声音说,“你给我看好了,出去了我就处分你!”
“从小我就喜欢你,我揪你辫子就是因为喜欢你,我往你铅笔盒放蚯蚓吓唬你也是因为喜欢你,我……”
“催泪弹!”林锐冲着里面打了一梭子闪身到堡垒边高喊。
“错了知道改就好,张雷那边我已经说好了,回国以后我请他吃饭——你要当面向他道歉!”刘勇军又严肃起来。
“答应我,如果你们在一起,你要对他好……”方子君的声音发抖。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